乞巧節

乞巧節
農曆七月初七日,是我國傳統的“七夕”節。稱“乞巧節”、“少女節”、“女節”。臺灣等地亦稱“情人節”。漢族傳統節日。七夕之夜,牛郎與織女踏著“鵲橋”渡天河相會,這是我國很早就廣泛流傳的一個神話。源于古代神話牛郎織女天河相會的故事。最早記載見於【詩‧小雅‧大東】。而民間有俚曲唱道︰“七月裏七月七,天上牛郎會織女。”傳說七夕之夜,“鳥鵲橋頭雙扇開,年年一度過渡來。”

相傳,很早的時候,一個村里有一個放牛娃,與老黃牛相伴為生。人們稱他為牛郎。牛郎待老黃牛很親,白天去放牧,夜裏睡在它身邊。老黃牛待牛郎也很親。

一天夜裏,牛郎站在院裡茶豆架下向天上望,發現有一群仙女在天上玉池玩耍,而有一個仙女向下偷看他一眼。牛郎織女因而愛上對方,一個在地上,一個在天上。牛郎盼著織女下凡來,織女盼著牛郎快去娶。七月七那天,從天上飛下來一喜鵲,落在了老黃牛的頭上,喳喳喳地叫著︰“織女差我來,叫您快去娶。快去娶,快去娶。”老黃牛向牛郎點點頭,牛郎套上車,坐上去。老黃牛四蹄騰空,一會兒來到玉池,牛郎下去,和織女雙雙抬起織布機放在車上,然後織女挎著蚕籃和牛郎跳上車坐在一起,老黃牛騰雲踩霧,四蹄翻飛,不一會到了家。

原來,織女就是七仙女,是玉皇大帝的第七個女兒。是一位聰明能幹、心靈手巧的仙姑,在天上工於紡織,朝織早霞,暮織晚霓,雲錦燦爛,天衣無縫。

鄉親們知道牛郎成了家,都來賀喜。織女把她帶來的天蚕分給姐妹們,教大家養蚕、抽絲、織綢緞。

第三年的七月七,織女一胎生了一男一女男的起名叫金哥,女的起名叫玉妹。牛郎耕田,織女織布,小日子過得康樂和睦。
又過了幾年,那天,牛郎正在犁地,晴空響了一陣雷。金哥、玉妹哭著跑來了,對他說,王母娘娘來了,把媽媽從織布機上拉跑了。牛郎忙把鋤扔下,一手拉金哥,一手拉玉妹,騰空就追。眼看就要追上,王母娘娘拔下頭上的金簪照腳下一畫,滾滾滔滔的一條河(也就是人們所說的銀河)出現了。牛郎拉著金哥玉妹站在河這邊哭,織女在河那邊哭。哭聲驚動了玉帝,玉帝看一雙孩子怪可憐的,就叫他們一家每年七月七相會一次。

牛郎織女雖然登天了,可給人們留下了難忘的天蚕、織布機,世世代代養蚕、抽絲、織綢緞。每到七月七的晚上,人們就想起了牛郎織女,茶豆熟了的時候,姑娘們、小伙子們爭著採摘,種到自家的院裡,也偷偷地鑽到茶豆架下,向天上瞭望。小伙子們盼著能見到一個偷看他的仙女;姑娘們盼望著能瞅見一個偷看她的仙童。從此,未婚的男女,均會拜祭七姐,以求美滿姻緣。而在廣州一帶甚重七夕,家家陳列瓜果以及各色香花、化妝用品,少女盛裝,於月下祭拜七姐。

而乞巧節風俗是起于唐代。【荊楚歲時記】記載︰“七月七日為牽牛織女聚會之夜‥‥是夕,人家婦女結彩縷,穿七孔針,或以金銀鍮石為針,陳瓜果於庭中,以乞巧。”柳宗元為此寫有【乞巧文】。【夢梁錄】說,宋代京城,七夕晚間,全城兒童女子,皆著新衣。富貴之家。在庭院裏佈置一座彩樓,謂之“乞巧樓”,鋪設香案及應時酒果,讓家中少女趁織女與牛郎團圓,心情愉快的時候,焚香列拜,穿針引線向她乞求靈巧及美滿婚姻。或取小蜘蛛,以金銀小盒兒盛之,翌日一早觀看,如果網絲圓正,就叫做“得巧”。這一天,婦女們除了比賽穿針引線本領外,還有做“巧果”和雕刻“花瓜”的習俗。唐宗時,“巧果”作為七夕節日美點已在民間廣為制售,“花瓜”作為一種傳統食品雕刻藝術也已于宋代遍及宮庭與民間。

還有一種更神奇的說法︰七月初七更深夜靜之時,偷偷跑到古井邊葡萄下,品嘗巧果,屏息靜聽,能隱隱聽到牛郎織女泣聲的,就是得了巧。這無疑是一種富於浪漫色彩的美好想像。